話說五月份和Iris一起旅行南島時,
我們到Queenstown的第一晚,
住在Southern Laughter,
我們住的是三人房,
一個上下舖,及一張單人床,
單人床已經有人睡了,是個來自UK的小妞,
我們到時已差不多晚上八點,
和她小聊了一下,她說待會要出去和朋友party,
可能很晚才會回來,不好意思半夜可能會把我們吵醒,
我們也很客氣地跟她說,我們隔天要去Doubtful Sounds的行程,
很早就要離開,不好意思可能早上會把她吵醒,
我們彼此都笑笑地說沒闗係,不久她就出門去,
而我和Iris梳洗完畢後,早早就睡了.

由於我們的房門有點卡卡的,每次開門進出都會有聲音,
半夜我們都被開門聲吵醒,
我睜開眼一看,咦~怎有二個人影?是小偷嗎?
看了錶,是凌晨3:50,
二人一起進入廁所,
幾分鐘後矮個兒先出來,不久高個兒也出來了,
沒有亂翻東西,而是躺上單人床睡了,
OOXX~~原來是UK小妞帶男人回來, 

我睡下舖,Iris睡上舖,
從他們回來後,我們就都醒著了,
我剛好是平躺著,視線向上,
唉呀~真是尷尬,距離我一步遠的隔壁床
正上演著真人實境限制級秀,
難得現場實況,該轉頭過去偷看嗎?
但是拿眼鏡起來戴的動作太明顯囉~~
而且我也不想長針眼啊~~

想著想著,他們那麼晚回來八成喝了不少酒吧!
如果發酒瘋往我這撲來,那可怎麼辦哩!!??
左手開始往床邊的包包摸去,
看看有沒有什麼可防身,
只有一支原子筆勉強可拿來用,
我目測著上舖的高度,應該可以往上踢把Iris吵醒吧!
睜著眼,想著緊急應變的方案,
耳邊一直傳來他們的聲音,
不曉得多久後才半睡半醒地睡著一下下,

早上我先起來刷牙洗臉,
拉開窗簾天色仍暗,
藉著窗外的燈光實在是太暗沒法收拾行李,
不管了,昨天被吵了好久實在是不爽,
把UK小妞吵醒又如何?便把燈打開,

單人床上四隻腳黑白穿插,
呼~~UK小妞的左胸脯露在棉被外,不冷丫?
男人的內褲掛在腳踝上,有這麼急喔~~
二人的衣褲散落在床的四週,怎不掉點鈔票出來咧~
我們要出門前,探頭看了一下那男人的長像,
是個小鬍子,深咖啡色皮膚,大概是中東或印度人之類的吧~

我和Iris走出門後,互看了一眼,又好氣又好笑,
bar裡認識的一夜情,只是為了生理需求嗎?
真不曉得他們醒來後看到旁邊的人是什麼心態,
我們討論著這一晚,才知原來那時我們二人都醒著,
她很慶幸她睡上舖,也擔心著我的安危,
她還聽到撕開condom的聲音咧,
那晚之後,我就會記得把瑞士小刀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了.

旅行結束時在基督城和來自加拿大的Erin碰面,
聊到這件事,她也覺得UK小妞so rude,
要帶男人回去一夜情是她自己的行為,
他們可以自己去開一間房間,
但不應該打擾到同房的房客,
她覺得通常American和Canadian行為比較溫和有禮,
倒是European會比較瘋狂一點,
但不是所有的外國人都會做出這種無禮的行徑,

這段插曲對我來說,
倒變成了個有趣的經驗,
可和朋友閒聊的話題,
只是,我可不想再遇到這種事囉~~

創作者介紹

Sabrι°na~~I am who I am.

莎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YEN
  • Orz ...Orz ...Orz ...Orz ...Orz ... * N 次方 !!!
  • 捲小偉..
  • 哇.好刺激哦..呵...
    台灣一定遇不到這種東西的啦...呵
  • 畢竟台灣人比較閉束一點,不會醬誇張的啦!

    莎妹 於 2009/07/30 12:2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